? 劉 剛 散文——《卡喇昆侖山情緣》-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-官方網站

<dd id="akfbn"><output id="akfbn"></output></dd>
  • <optgroup id="akfbn"><em id="akfbn"></em></optgroup>

    <ol id="akfbn"></ol>
    1. <optgroup id="akfbn"><li id="akfbn"><del id="akfbn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
          文苑擷英

          劉 剛 散文——《卡喇昆侖山情緣》

          作者:劉剛     時間: 2018-12-27     點擊:1418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卡喇昆侖山情緣


          又是一年秋葉黃,軍營遍奏駝鈴曲。

          一個沒有當過兵的人很難理解“一起扛過槍”的手足之情,很難理解“人在陣地在”的生命承諾,很難理解“受人滴水之恩,當以涌泉相報”的豪邁情懷,很難理解“軍令大于生命”的誓死執行力…70年代出生的我,在當時社會環境熏陶和自身耳睹目染,早早就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共和國戰士,拿起鋼槍,保家衛國。

          帶著這種憧憬,19893月,我應征入伍,來到祖國西北邊陲新疆阿克蘇,在這自然環境惡劣,十多年都栽不活一棵樹的地方,駐守著成百上千個邊防哨卡,——我所在的36105部隊就是其中一個,在連隊四周光禿禿的山包上,我們用青春在心中刻滿了“黨旗在召喚!”、“祖國在心中”、“青春多豪邁、戍邊為家國”的青春誓言!

          想象是美好的,磨礪是殘酷的。剛到部隊一個月就被派駐中印邊境線西藏咔喇昆侖山修筑工事,而我們的任務就是在山崖上筑建機槍工事(碉堡)。為了增強戰士們的體能和肺活量,連隊組織我們在每天的隊列訓練基礎上,早中晚再加跑3個五公里,超負荷的體能訓練讓我們這些新兵叫苦不迭。連續三個月的高強度訓練,我和戰友們的體能發生明顯變化,奔跑、急行軍,輕松而不大喘氣。

          三個月的訓練很快結束了,我們坐著部隊配置的老解放汽車輾轉20多天來到了卡喇昆侖山中印邊境線,絲潘古爾哨所,這里海拔5000多米,高寒缺氧,被稱為“生命禁區”,幾百公里見不到人畜。由于高寒幾乎分不出四季變化,我們在此幾乎棉衣不離身!光禿禿的石山,峰頂白茫茫的積雪,終年不化,一望無邊的戈壁灘上能看到稀稀拉拉的干枯草球,時不時旋風柱從十幾米外卷過,對于我們這些新兵看到的都很新奇,而高原的反應讓我們很不適應,大口呼吸著稀薄的氧氣,總是感覺氣不夠用,強烈的紫外線讓皮膚感到有些灼痛……

          我和我的戰友們面對惡劣的環境,艱忍著高原反應,晚上住在搭建起的行軍帳篷里。

          有一天班長告訴我,高原海拔高,氣壓低,水燒的略有溫度就冒泡,米飯煮不熟,但還要我們多吃,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增強體力,抵抗高原反應。

          在這里我們的生活相當艱苦,物資非常貧乏,后勤補給要到一千多公里外的葉城采購,一個往返要半個月,有時接濟不上就要斷灶,吃不上蔬菜是常事,而那時辣子面是我們的最愛!部隊住在這荒山野嶺,更別談什么文娛活動,廣播收不到,報紙新聞看不到,寫封家書也要一兩個月才能收到,幾乎與世隔絕,還要時刻注意防護,不能感冒,感冒就會肺氣腫,就會危及生命。

          經過十幾天的適應,剛上山的不適被我們努力克服。我們吃著糊涂面,住在采光通風極差的帳篷里,經過長時間紫外線照射的皮膚被曬成了紫銅色。

          這一年,我們連隊要施工了。要施工先修路,戈壁攤上的路面,特別容易修建,清理完凹凸不平的大小石塊,基本上就是沙石路。在我們的心目中修路原來如此簡單。而接下來在修建至山頂道路時讓我們目瞪口呆,完全不是我們想象中的簡單!上山道路全是堅硬的石頭,一鎬下去火星四濺,石頭紋絲不動,戰友們手上打滿了血泡。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清理碎石,一鎬、一鎬、再一鎬重復的破石!遇到大點的石頭就只能進行定點爆破了。經過三十多天的艱苦奮斗,道路修建完成了,我們的修筑機槍工事也隨之開始,在山頂的邊緣隱蔽處,制高點挖深坑編鋼筋灌混凝土,一個個碉堡,密密麻麻的隱藏在石山的各個角落。戰友們打趣的說“昆侖人煙少,風吹石頭跑,氧氣吸不夠,紫外線受不了,欣然而笑,我們征服了你”。半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,轉眼間到了九月底,施工完成了。按照軍區下達的命令,我們的筑建工事按時間節點圓滿完成。

          記得有一首歌詞里這樣寫道:相聚時五湖四海,分手時南北東西。如今,我們每個戰友都有了屬于自己的人生舞臺和不一樣的際遇,或許艱辛,或許令人羨慕,但都不曾氣餒或驕傲,一往無前和不卑不亢是那段歲月留給我們最大的收獲和回憶,一日當兵,一生是兵,一夕從戎,一生光榮。無論日月星辰風雨雷電,無論春夏秋冬苦辣酸甜,在常年缺氧、缺樹、缺一切有生命顏色的寂寞高原,我的兄弟我的戰友們,默守邊陲恪盡赤誠,執著地將青春之花埋進荒漠高原。

          三年的軍營生活讓我學會了什么是堅強,讓我懂得了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、聽從指揮,讓我知道了最大的力量是團結。脫下的是軍裝,脫不掉的是心中的軍魂,這些心靈深處和精神上的感悟時至今日還在鼓舞著我,激勵著我。 “戎馬三秋曖,抵御一世寒”。

          或許時間可以帶走一切,卻帶不走我對軍營的懷念,對戰友的思念。

          (黃陵礦業  劉剛


          上一篇:卜春花 散文——《我和草原有個約定》 下一篇:王靜 散文詩——《陜化藍 關中情》
          WWW.J3K6,COM